新闻信息

【美国教育】常春藤之路,从幼儿园开始走起

所谓常春藤名校(Ivy League),最早是指美国东北部的八所大学组成的体育赛事联盟。包括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和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其中一些著名高校并没有包括进去,比如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或者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等等。

   

自从12月份申请截止,来年3月底开始,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纷纷而至;“常春藤”的话题几乎天天刷爆朋友圈,大家也开始向收到常春藤名校offer的家庭送去祝福。然而,最近几年,常春藤名校的录取率逐年下滑,亚裔学生也面临着更大的竞争的挑战。家长们也开始发现,让孩子进入常春藤不仅是一个从高中才开始的过程吗,而是一个从小开始进行的项目。就像各种冬令营,夏令营活动项目,不仅要孩子早早建立起一种公共意识,还要他们明白实践能力的历练也是对于这些藤校竞争的一个开端。

 

 

藤校的要求和进入藤校学生的特质

 

 

对于这些藤校来说,学术能力只是进入学校的的一个基础,除此之外,他们更看重的是学生潜在的能力,社交,领导能力或者是创新能力。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学生是否有能力去带动或者改变别人。是否愿意为别人做事情。因为藤校的目的就是培养各方面的顶尖人才,不论是社交,创新或者是研究领域,就常春藤的8所盟校而言,每个学校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比如哈佛,耶鲁,哥大,主要强调学生的领导能力,他们认为leadership更能使一个人有能力去改变影响这个社会;而康奈尔,布朗大学则更强调学生的学术研究能力。当然,现在的普遍规律,一个方面过于单一的学生往往在申请过程中会遭到不少挫折。

 就学生的特质而言,并不是要求学生必须在哪方面异于常人的突出;而是拥有潜力,比如我们所说的创新特质,并不会要求学生去做什么发明创造,而是会注重学生的创新潜力。就像在团队活动时,总能有新奇的想法,或者是能把事情简单化的主意。领导力则是能使团队工作更加效率化,能是每个人更大的发挥在团队里的作用。如果一个学生能够在独立完成的事情上表现出独立的思维,独立承担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哪怕是些社区内的小事,也往往会呈现出真实的创新思想。其实,每个学生都有自己不同的特质,关键就在于你怎样去发掘这种特质。实践活动更有效,也更能体现一个学生在团队活动中的特质和性格。不仅要在我们的活动中培养自己;平时也鼓励学生多多观察周围的生活,学校,社区,只要是我们能改变的,都要试着去做。

 

去年麻省理工大学(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招生办和Usnews记者谈的时候批评大部分亚裔学生缺乏两种能力:领导力和创新力,这也是其他藤校的普遍反映。我们应该反思亚裔怎样在成长过程中更好的突出这两方面能力。按照中国人的教育思维,很容易把这两方面能力神话抽象化:领导力代表要当官做大事,创新能力代表要拿奖。其实这并不是藤校所需要的领导力和创新力,这两方面能力可以通过很多方式体现出来。例如,平时碰到家里家具家电坏了,学生应该试着自己动手维修一下,碰到一些事情也要先考虑自己能用最有效的方式去解决,从最小的事情锻炼自己的创新思维,而不是循规蹈矩解决问题。

 

 

亚裔面临的挑战

 

 

在藤校录取的比例上,校方为亚裔学生设置了20%左右的窗口。我们希望冲破这个窗口,让更多的亚裔学生进入藤校。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如果藤校50%以上都是亚裔,那么藤校也就不能称为藤校了。但是,我们也面临着一个客观的问题,就是亚裔学生缺少相应的社会活动能力和领导力;因为,亚裔学生并不满足美国高校多元文化的诉求。一味地分数高并不能为亚裔学生带来录取上的优势,反而是那些热衷于社交活动的美国学生更容易收到藤校的欢迎。所以,如果我们想去打破这个门槛或是突破这个窗口,就先要理解这些高校设立这个门槛的意义和目的。如果我们亚裔能改变传统观念,兼容并包,在各个方面都有突破和发展,这样即便是收30%-40%的亚裔学生,也同样可以保证大学多元性文化,门槛就不是问题了。这是我们亚裔面临最大的挑战。以现在亚裔学生的格局,如果哈佛接收60%亚裔,哈佛就不再是哈佛了,顶多是常春藤系统的清华北大,这也会是对人类的损失。因为,我们应该视这种门槛为一种甄选真正能适应主流社会文化人才的窗口。

 

 

学龄前和小学教育需要着重于哪些方面

 

 

孩子小的时候可以多观察,多尝试,三年级之前完全没有必要把孩子固定在哪条路上,而那条路是不是真正属于他的路,也完全不能判断。三年级之前尽量少主动引导孩子走某条路,而是尽可能让孩子多尝试,亚裔孩子要特别鼓励多交朋友多说话,养成表达自己的习惯。但与此同时规矩还是应该建立,“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所有人在一生中都会遇到困难和挫折,我们要引导孩子面对挫折困难时,凭借自己的力量去解决。这一点也是很多大学对学生的要求,遇到困难的时候如何处理,等孩子长大后再灌输,就会很困难,这是应该从小培养的习惯。多鼓励孩子参与家庭事务,说得好的应该鼓励和采纳,说得不好不对的地方给他指明。好的习惯养成对日后发展非常重要。总之,小学阶段要养成生活、学习的好习惯,尽可能开拓对各方面了解,开发对不同事物的兴趣。 

 

 

课外活动是专攻特长还是广撒网

 

 

小学初中阶段尽可能开拓思维,多接触外界事物,不能在孩子小的时候以先入为主的方式灌输,这样主观能动性和天然的素质就无法发挥出来,适当放松些,充分让孩子自己发掘和探讨自身的喜好,优势和素质,才能为高中时出类拔萃做好更好的准备。这也是亚裔家长经常犯的错误,就如我们所了解的,大部分亚裔孩子都至少弹钢琴8-10年。这并不完全是坏事,如我们上面所说的,但反过来看,如果把投资的这些精力时间和资金用于其他事情,是否能发挥出更多的价值呢,往往家长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兴趣在哪,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业的繁忙,就更没有时间去探究自己的兴趣爱好,所以很多时候孩子的天然能力和特长就这样被埋没了。那么到了高中是否还能这样呢?9年级的孩子我们还是鼓励孩子更多的尝试,但到了10年级后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让你继续尝试下去。高中是向大学的过渡,这个时候应该更加注重把所探求出的特长能力发挥,尝试运用,看能否和能做出什么样的成就,为以后大学和事业发展做一个尝试。 

 

 

参加义工和童子军的重要性

 

 

做义工现在越来越重要,我曾经遇到一个学生,学习非常好,但是一点义工没有做,所有常春藤都把这个学生拒掉。从这件事情可以知道:美国社会既鼓励努力学习,更鼓励你反思对社会的贡献。如果申请者敢说自己毫无义工经历,我基本可以保证名校百分百会把你拒掉。从今年开始,美国新的大学申请系统CAAS (Coalition for Access, Affordability and Success),其宗旨更看重义工,甚至建议申请者书写短文描述对社区的贡献和所做的事情,可以看出对义工的重视。去年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发了报告“Turning the Tide”(扭转潮流,着重强调学生做义工的重要性。过去几年的确曾有学生做过有名无实的义工,比如去非洲玩一趟,大熊猫区玩一趟而谎称为做义工,而现在哈佛大学报告直接强调的是从身边的小事做起,在自己社区所做的义工工作,因为这更能反映出一个学生的思维和愿意为社会做事的态度。长远的角度看,也是美国维持社会道德标准的一个考量和培养。 

 

 

评分高的学校亚裔多,择校问题你怎么看?

 

 

家长经常会咨询择校的问题,大家会比较偏重综合评分较高的学校,不过也担心在评分较高的学校里亚裔数量多,竞争激励,很难出类拔萃。从全面发展的角度说,亚裔学生少的学校比较好。亚裔的一个普遍问题是,跟外界接触偏少,大部分亚裔孩子还是喜欢跟亚裔朋友在一起。去亚裔较少的学校,更容易融入主流社会。从大学申请的角度来说也是一样,因为要在亚裔扎堆的环境里凸显出来,肯定非常困难,得自身各方面条件非常优秀。试想一下,如果孩子能在亚裔扎堆的环境里出类拔萃,那么在其他环境里更加能够闪闪发光。他们会有更多资源可以运用,这样更有利于学生发挥自身特长。当然竞争激烈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好处,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对学生日后适应社会的能力会有帮助。 

 

(文章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